当前位置: 千赢平台官网 > 百姓民生 > 正文

垃圾不落地,公司进农村

时间:2019-09-20 02:19来源:百姓民生
对于“好卖的”和“有毒的”物品,实行单独存放。农林环境按照1:3000户配套回收车辆和人员,对市场上可流通的金属、纸类、塑料、废旧家电等按照市场价格回收;对市场不予回收

图片 1

对于“好卖的”和“有毒的”物品,实行单独存放。农林环境按照1:3000户配套回收车辆和人员,对市场上可流通的金属、纸类、塑料、废旧家电等按照市场价格回收;对市场不予回收的旧衣服、玻璃瓶、大件家具、电池、灯管、药品等按照0.2元/公斤兜底回收。

环境美了,前来玉屏旅游观光的游客日渐增加,部分群众敏锐地捕捉到商机,开起了农家乐。

公司化运作

居民每天只需将“会烂”和“不会烂”的垃圾区分开,由农林环境为每户配套一组黄绿垃圾桶,居民以能否腐烂为标准对垃圾进行分类投放,公司按照1:150户配套收运人员,每日进行分类清运。他们一方面对居民投放垃圾进行二次分拣,现场纠正居民分类错误;另一方面,对垃圾桶进行维护和保养,确保清洁整齐美观。

在分类收集的基础上,玉屏同时投资2700多万元建成两座垃圾中运站,配备各型号垃圾车55辆,收运系统辐射范围覆盖全县全部84个村居、675个村民组。2016年,全县每天农村垃圾产生量约110吨。其中每日可完成25吨堆肥处理,30吨回收再利用资源,以及55吨集中填埋处理,基本做到了无害化处理。

“我们在运河街道设置了宣教中心,举办了很多社会实践活动,让孩子们参观餐厨垃圾处理基地、参与垃圾分类实践,提高孩子们的环保意识和环保知识。”朱惠安说。他还亲自为孩子们设置生动有趣的环保课程,“蚯蚓怎么长大的?蚯蚓适合怎样的土壤?我们的餐厨垃圾是怎么样变成蚯蚓赖以生存的土壤的?让家长和孩子都参与,环保要从娃娃抓起。”

沿着戚家桥村主街道向外走,保洁车不时穿行而过。站在一户居民门口,朱惠安拿出手机打开软件,扫了扫门上的二维码,户主信息、垃圾分类积分情况、工作人员检查信息等一目了然。

郭家湾的变化,是玉屏实施城乡垃圾收转一体化的一个缩影。“三年前,玉屏全县几乎所有的农村垃圾,都被随意丢弃,没有垃圾桶、没有垃圾中转站,也没有垃圾填埋场。一到夏天,苍蝇成群,臭气熏天,有的村民出门,不得不戴上口罩。”玉屏副县长向谋红说。

▲11月29日,余杭区戚家桥村保洁员在村垃圾集置点卸载垃圾桶。图/畅婉洁

“两年前,戚家桥村还很乱,街道上有很多堆积物,还有200多个露天茅厕。环境卫生都做不好,就不要谈美丽乡村。”戚家桥村党组书记沈国连说。

郝迎灿 覃嵩松

越来越多乡镇街道慕名寻求合作,“环保是公益事业,我们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但经济效益也要兼顾。我们实行公司化运作,把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引入垃圾管理,提升了管理能力,增加了盈利空间,使我们能持久稳定发展下去。”曹如法说。

“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治理是农林集团环保产业的一个板块。我们按照公司化模式运作,在几个试点村都得到了高度认可,我们争取3年内达到区域全覆盖。同时,我们要从单一厨余垃圾分类处理,再到有害有毒固体垃圾分类处理,通过增加分类范围,再把有用的、可回收的集中起来,实现资源循环利用。”农林集团董事长曹如法说。

田坪镇岩屋口村村民石天才,在邻近村寨沙子坳村凉庭寨组开了一家生态农庄。“这里有贡米基地,稻米优质;乌骨鸡是我们农庄自己养的,绿色环保;蔬菜是在农庄菜园种的,顾客可以亲自挑选和采摘……”石天才笑着说,“生意还算不错,周末的时候都忙不过来,单是那两天时间,就可以收入3万多元。”

走进杭州余杭区运河街道螺蛳桥村,几个站在街头的村民争先恐后地介绍村子里的变化:“门前干净了,马路也干净了,蚊子也比以前少多了。”提起并排摆放在门前的两个黄绿色小桶,他们分享起垃圾分类经验:“容易坏的放绿色桶里,其他的放黄色桶里。”随行的工作人员立刻做起“考官”:“过期药品放在哪个桶里?”

在戚家桥村的垃圾集置点,保洁员正从村级垃圾二分类收运车上卸载绿色大桶,桶里是挨家挨户收来的垃圾。戚家桥村原有本村保洁人员7人,3人运垃圾,4人扫马路,经常出现垃圾运不完、马路不干净的状况。去年引入农林环境垃圾分类和保洁一体化后,共有9名保洁员,每人配备电动巡扫车,分4组分别负责垃圾分类运输和保洁工作。垃圾分类不打折扣完成,保洁质量也大幅提升。

为了还农村一片净土,2015年,玉屏编制实施《城乡垃圾收运系统专项规划》和《农村生活垃圾集中处理实施方案》,提出了“户分类、村收集、镇转运、县处理”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

“从我们进村到居民厨余垃圾精准分出,仅需7天,包括发桶、宣教、建立数据库等。”农林环境总经理朱惠安说,“对政府而言,只要管理我们一家,农村的综合环境就能管住。”

这一做法既替政府排忧解难,实现农村垃圾分类、环境保洁和再生资源回收统筹管理,又解决了居民一次分类不到位问题,减少末端垃圾处理总量,实现了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

垃圾不落地 农村更美丽

居民每天只需将“会烂”和“不会烂”的垃圾区分开,由农林环境为每户配套一组黄绿垃圾桶,居民以能否腐烂为标准对垃圾进行分类投放,公司按照1:150户配套收运人员,每日进行分类清运。他们一方面对居民投放垃圾进行二次分拣,现场纠正居民分类错误;另一方面,对垃圾桶进行维护和保养,确保清洁整齐美观。

“我们在运河街道设置了宣教中心,举办了很多社会实践活动,让孩子们参观餐厨垃圾处理基地、参与垃圾分类实践,提高孩子们的环保意识和环保知识。”朱惠安说。

“平时我们都会把垃圾分类打包成袋,统一拿到垃圾桶里,到时候就会有车子来拉。”贵州省玉屏侗族自治县亚鱼乡郭家湾村村民陈平英见人就感慨,“原来地上随处都是白色垃圾,现在干干净净,人的精气神也好多了!”

“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治理是农林集团环保产业的一个板块。我们按照公司化模式运作,在几个试点村都得到了高度认可,我们争取3年内达到区域全覆盖。同时,我们要从单一厨余垃圾分类处理,再到有害有毒固体垃圾分类处理,通过增加分类范围,再把有用的、可回收的集中起来,实现资源循环利用。”农林集团董事长曹如法说。

政府购买服务

此外,玉屏每年划拨200多万元专项财政资金,保障了环卫人员的待遇,极大地提高了环卫人员的积极性。

以运河街道杭信村为例,原先每天电动单轮车要运6车,每天平均5吨,每月150吨,实施垃圾分类后减到每月135吨,减量15吨。根据运河街道6~7月实测数据,居民户均分出厨余垃圾0.5公斤/天,分类已覆盖9106户家庭,每天分出厨余垃圾4.5吨,占覆盖居民厨余垃圾量的22.5%。

“不会烂”的又可以延伸到废品回收,于是就有了“好卖”与“不好卖”的再次分类,这就是“两步四分法”。保洁员在居民分类基础上二次分类,将“不会烂”的垃圾再分为“好卖”与“不好卖”两类,并对农户分类及时纠错反馈。

按照方案,剩饭剩菜等厨余垃圾采用生物堆肥方式集中处理,金属、塑料等可回收垃圾作为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建筑垃圾送至指定地点填埋,塑料袋、皮革等不可回收废弃物进入垃圾中转站集中处理。

螺蛳桥村是杭州农林伏泰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刚刚进驻实施垃圾分类工作的一个村子。村民们经过宣教培训,环保知识已十分丰富。像这样的环保宣教发生在农林环境的每一个工作环节。

杭州余杭农林资产经营集团有限公司是余杭区委、区政府组建的国有独资企业,2017年11月与苏州伏泰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了农林环境,重点实施农村生活垃圾分类综合治理。

郭家湾村副主任吴水兰说:“我们村有14个垃圾箱、80多个垃圾桶,都是放在离村民家不远的地方。通过科学合理设置垃圾投放点,用村规民约引导村民养成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有效地保护了环境。”

“不会烂”的又可以延伸到废品回收,于是就有了“好卖”与“不好卖”的再次分类,这就是“两步四分法”。保洁员在居民分类基础上二次分类,将“不会烂”的垃圾再分为“好卖”与“不好卖”两类,并对农户分类及时纠错反馈。

他还亲自为孩子们设置生动有趣的环保课程,“比如,蚯蚓怎么长大的?蚯蚓适合怎样的土壤?我们的餐厨垃圾是怎样变成蚯蚓赖以生存的土壤的?让家长和孩子都参与,环保要从娃娃抓起。”

贵州玉屏实施城乡垃圾收转一体化

全程大数据管理

随着戚家桥村村民垃圾分类意识的增强,环境也一天天好起来。如今的戚家桥村是余杭区第一批美丽乡村示范村。

“过期药属有害物品,您先在家里放好,我们会有车统一回收。”轻松地一问一答,增加了村民垃圾分类知识。

“我们将农村垃圾分类和环境保洁实施一体化管理,实现垃圾分类从源头宣教、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置一条龙的运营管理。从我们进村到居民厨余垃圾精准分出,仅需7天,包括发桶、宣教、建立数据库等。”农林环境总经理朱惠安说,“对政府而言,只要管理我们一家,农村的综合环境就能管住。”

杭州余杭农林资产经营集团有限公司是余杭区委、区政府组建的国有独资企业,2017年11月与苏州伏泰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了农林环境,重点实施农村生活垃圾分类综合治理。

居民自行分类投放,收运员定时上门收集,经二次分拣后,小桶到大桶,桶装化运输到村集置点。分类车辆分别对黄桶和绿桶实施密闭分类运输。绿桶运输到有机垃圾处置站发酵成有机肥,黄桶运输到垃圾中转站由政府统一处理,垃圾从出门到进入最终处置环节全程不落地。

对于“好卖的”和“有毒的”物品,实行单独存放。农林环境按照1:3000户配套回收车辆和人员,对市场上可流通的金属、纸类、塑料、废旧家电等,按照市场价格回收;对市场上不予回收的旧衣服、玻璃瓶、大件家具、电池、灯管、药品等按照0.2元/公斤兜底回收。

变化来自垃圾处理方式的改变。沈国连告诉《民生周刊》记者:“以前戚家桥村的保洁工作是村里自己组织的,去年3月开始向农林环境购买服务,由其负责村庄保洁和垃圾分类和处理。”

这一做法,既替政府排忧解难,实现农村垃圾分类、环境保洁和再生资源回收统筹管理。同时解决了居民一次分类不到位问题,减少末端垃圾处理总量,实现了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

走进杭州余杭区戚家桥村,街道干净整洁,几个老翁坐在河边悠闲垂钓。问起村子这几年的变化,村民争先恐后地说:“门前干净了,马路也干净了,蚊子也比以前少了。”提起并排摆放在门前的两个黄绿色小桶,他们分享起垃圾分类经验:“容易坏的放绿色桶里,其他的放黄色桶里。”

沿着戚家桥村主街道向外走,保洁员骑着保洁车不时穿行而过。

“这一户有237个积分,一个积分一毛钱,他可以到积分兑换点——村口的小卖部换物品。”朱惠安介绍,农林环境对垃圾分类从源头开始实施大数据管理,每户家庭建立系统账户,每天由垃圾收运员对居民分类情况进行打分,并根据分数情况对居民实施奖励。每月系统自动对分类情况和回收情况汇总分析,并通过数据关联打通居民购物小店和市民卡等服务。

站在一户居民门口,朱惠安拿出手机打开软件,扫了扫门上的二维码,户主信息、垃圾分类积分情况、工作人员检查信息等一目了然。“这一户有237个积分,一个积分一毛钱,他可以到小卖部换物品。”朱惠安介绍,农林环境对垃圾分类从源头开始实施大数据管理,每户家庭建立系统账户,每天由垃圾收运员对居民分类情况进行打分,并根据分数情况对居民实施奖励。每月系统自动对分类情况和回收情况汇总分析,并通过数据关联打通居民购物小店和市民卡等服务。

截至1月底,农林环境公司化运作的垃圾分类已覆盖48个村20332户居民,累计分出易腐垃圾3784吨,回收各类再生资源149吨;农村环境保洁覆盖14个村,约9万人口。越来越多乡镇街道慕名寻求合作,“环保是公益事业,我们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但经济效益也要兼顾。我们实行公司化运作,把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引入垃圾管理,提升了管理能力,增加了盈利空间,使我们能持久稳定发展下去。”曹如法说。

在戚家桥村的垃圾集置点,保洁员正从村级垃圾二分类收运车上卸载绿色大桶,桶里是挨家挨户收来的垃圾。农林环境在村里雇了9个保洁员,培训后这些“环境治理第一正规军”使村庄真正实现垃圾不落地。“环境卫生做不好,就不要谈美丽乡村。”沈国连说。

垃圾分类深入人心

垃圾不落地

在农林环境微信公众号上,定期发布一些总结数据:2018年5月分类收运餐厨垃圾109155公斤,所有餐厨垃圾生物发酵产生有机肥约13.5吨;2018年7月分类收运餐厨垃圾237270公斤,所有餐厨垃圾生物发酵产生有机肥约25.6吨;运河街道2018年11月19日~11月25日共参与人数138户,回收积分15189.7分……

与螺蛳桥村相隔不远的戚家桥村,是余杭区第一批美丽乡村示范村,全村约600户共2600多人。走进戚家桥村,街道干净整洁,几个老翁坐在河边悠闲垂钓。“去年村子里还很乱,街道上有很多堆积物,还有200多个露天茅厕。”戚家桥村党组书记沈国连说,以前的保洁工作是村里自己组织的,今年3月开始向农林环境购买服务,由其负责村庄保洁和垃圾分类处理。

居民自行分类投放,收运员定时上门收集,经二次分拣后,小桶到大桶,桶装化运输到村集置点。分类车辆分别对黄桶和绿桶实施密闭分类运输。绿桶运输到有机垃圾处置站发酵成有机肥,黄桶运输到垃圾中转站由政府统一处理,垃圾从出门到进入最终处置环节全程不落地。

编辑:百姓民生 本文来源:垃圾不落地,公司进农村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