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千赢平台官网 > 普法栏目 > 正文

美籍毛泽东专家施拉姆去世,江青对毛泽东去世

时间:2019-09-30 23:20来源:普法栏目
据湖南省韶山管理局主办的天下韶山网消息:1月27日12时15分,毛主席堂侄、湖南省韶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毛岸平因病医治无效,在韶山逝世,享年75岁。 摘要:据《纽约时报》中文版报

据湖南省韶山管理局主办的天下韶山网消息:1月27日12时15分,毛主席堂侄、湖南省韶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毛岸平因病医治无效,在韶山逝世,享年75岁。

摘要: 据《纽约时报》中文版报道,致力于毛泽的研究长达半个世纪的斯图尔特·R·施拉姆(Stuart R. Schram),今年7月8日在法国去世,享年88岁。自20世纪50年代末,施拉姆穷其余生之力,把卷帙浩繁的毛泽东著作译为英语。 ...据《纽约时报》中文版报道,致力于毛泽的研究长达半个世纪的斯图尔特·R·施拉姆(Stuart R. Schram),今年7月8日在法国去世,享年88岁。自20世纪50年代末,施拉姆穷其余生之力,把卷帙浩繁的毛泽东著作译为英语,同时对飞速变化的中国作出阐释。在那个特殊年代,施拉姆的研究为其他研究中国的学者提供了目光独到的分析。学者们说,在关于毛泽东怎样引入马克思主义,把它用于一个文明古国的研究中,施拉姆的著作为同侪和后学立下了标准和典范。报道说,施拉姆是美国明尼苏达人,美国陆军核物理学家。他后来来到巴黎,成为一名法国政治史专家。在这个被战争以及残酷的战后创伤改变了面貌的世界里,他是一个仍然保持着清醒头脑的人。 施拉姆曾参与过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的工作,发表过法语和德语学术著作,自学了俄语和日语。此后,在20世纪50年代末,他开始把自己的非凡才智用于研究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充满争议的课题,一个遥远国度的、西方人只能通过书籍和手稿去了解的神秘人物:毛泽东。施拉姆的研究雄心勃勃,收获颇丰。在接下来的50年里,施拉姆完成了一部毛泽东传记,这部对后世影响巨大的著作正好在文化大革命的灾难爆发之前问世。此后,施拉姆穷其余生之力,把卷帙浩繁的毛泽东著作译为英语,同时对飞速变化的中国作出了批判性的阐释。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中国历史学家蒂莫西·奇克(Timothy Cheek)说,“他在冷战反共产主义思路和坐而论道的革命赞歌之间找到了一个中间立场。他有深厚的学养,读书之多超过任何人,随便一个问题,都可以旁征博引。”施拉姆开始学习中文时正在巴黎政治大学(Institut d’Études Politiques de Paris简称Sciences Po)工作。利用手头的主要资源:文字记录,他很快就成为中国及毛泽东问题的权威。1963年,他完成了《毛泽东的政治思想》一书。三年以后,他完成了名为《毛泽东》的人物传记。“你现在可以走到民间,和真正的中国人谈话了”。和施拉姆相识的哈佛大学(Harvard)中国问题专家罗德里克·麦克法考尔(Roderick MacFarquhar)说,“在那个时代,我们当中没有人能进入中国。你无法和普通中国人说话,你可以做的就是试图分析中国的领导人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麦卡锡主义和战后美国不稳定的政治环境决定了要想客观公正的评价殊为不易。施拉姆的几位前同事建议施拉姆前往欧洲工作,以获取更多自由,在那里,他不会被怀疑为共产主义辩护。香港政权交接前的倒数第二任总督,同时身为施拉姆前同事的卫亦信勋爵(Lord Wilson of Tillyorn)在一次采访中说,他和麦克法考尔在不同时期参与了《中国季刊》(施拉姆是该刊编委会的成员)的编辑工作。虽然刊物创办于伦敦,但其中大部分关于中国的最优秀的文章都是美国人完成的。 卫亦信勋爵说,“在英国创办一个力图完全客观的刊物,比在美国更合适一些。”奇克说,施拉姆早期的作品至今仍经得起检验。“在上世纪60年代,人们试图解释,究竟为什么共产党会赢,蒋介石会失败。”施拉姆还把他的做学问的功夫应用在法国葡萄酒和大餐上,并且乐此不疲。他的妻子玛丽-安妮克·施拉姆(Marie-Annick Schram)说,有时候,他一天就读完一本书,包括侦探小说。后来,他每年都去中国。施拉姆太太说,“我想他对毛泽东的感情非常复杂。我不会用崇拜这个词来形容他对毛的感情,不过,他肯定是对他非常感兴趣。”上世纪80年代,麦克法考尔邀请施拉姆翻译和汇编了整整10卷的书籍,内容是毛泽东在1949年掌权之前为人所知的著作和言论。参与第八卷编译工作的奇克说,这个系列当中有七卷定名为《毛泽东的权力之路》,目前已经出版,其他三卷也已基本完成。斯图尔特·雷诺兹·施拉姆于1924年2月27日出生于明尼苏达州伊克塞西尔。父亲是一名牙医,祖父是一名铁路工程师。他在明尼苏达大学学习不到三年就获得物理学学士学位,之后应征入伍,在芝加哥参与曼哈顿计划,从事研发原子弹的工作。他还在哥伦比亚大学研究过法国新教徒政治行为,获得博士学位。施拉姆夫人说,“他在研究了原子弹之后,想更多地研究人。”1967年,施拉姆接受了伦敦大学(University of London)亚非学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的一个职位,成为该院当代中国研究所(Contemporary China Institute)的第一任所长。施拉姆开始编译《毛泽东的权力之路》之后,夫妇二人在法国布列塔尼地区和马萨诸塞州的剑桥两地轮换居住。施拉姆的妻子说,他死于中风引起的并发症。他的儿子阿瑟(Arthur)仍健在。2003年,哈佛大学举行了名为“再评毛泽东”的研讨会,表达对施拉姆的敬意。

图片 1

毛岸平回忆,自己亲眼见到毛泽东,“跟他近距离接触,那是儿时的事了。”1959年6月26日,毛泽东祭拜祖坟后来到了韶山学校。“去得太晚了,我怎么挤都扎不进人群里。”毛岸平说,他当时14岁,身材瘦小,只能踮起脚尖在人群外围看毛泽东的背影。当天下午,毛岸平被老师喊到教室门外:“快点准备一下,毛主席今天邀请你们全家一起吃饭。”据天下韶山网报道:当晚,到达目的地后,毛岸平第一个冲下车门,第一个跑到毛泽东跟前。“毛主席微笑着问道:你是哪个屋里的细伢子啊?毛岸平指指才下车的毛泽连说:‘我是我爸爸的崽’。毛主席看了看毛泽连,被逗乐了。”毛岸平回忆,“那天宴请乡亲们吃饭的钱都是他老人家的稿费,就连我父亲去北京看病的钱也是。”由于先后在韶山区宣传接待办、韶山管理局接待处工作,因此,毛泽东亲属回韶山时,毛岸平多次陪同。据天下韶山网报道:“多年来,毛岸平都会亲自陪同回家乡看望的毛主席亲属李讷、李敏、毛新宇一家等,缅怀主席,共话家常”。毛岸平曾回忆,在毛泽东的子女中,毛岸青、邵华夫妇是回韶山次数最多的。在身体好的时候,邵华将军几乎每年都会回韶山一两次。2006年以后,由于身体原因,邵华没有回过韶山。新京报记者>

毛岸平1966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6年11月回韶山公社任广播员;1969年8月被招收为韶山区广播站广播员,1971年10月提为国家干部;1973年8月调任韶山区如意公社党委委员、革委会副主任;1978年2月任韶山区广播站副站长;1978年10月任韶山区宣传接待办接待组副组长,1979年3月任韶山区宣传接待办接待科副科长;1980年4月任韶山公社革委会党委副书记、副主任;1981年2月开始先后任省韶山管理局接待处接待科副科长、科长;1988年8月任韶山宾馆副总经理;1995年1月任省韶山管理局接待处副处长,1997年11月任处长;2001年12月任省韶山管理局副巡视员。2004年8月退休。毛泽连在韶山冲当了一辈子农民。在韶山市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毛岸平回忆,毛泽东与毛泽连感情非常好。开国大典后,毛泽东将毛泽连和李珂接到北京做客。一见面,毛泽东就紧紧握住毛泽连的手,还问及了家乡的许多亲戚邻居。当时,李珂提到毛泽连家生活困难,毛泽东说:“泽连的困难我知道,我了解。不过,他的困难要靠当地政府解决。我是国家主席,我要为大多数人谋利益。如果只解决一个人的困难,只考虑自己的亲属,那我这个主席也当不成了!”毛岸平说:“他并没有因为是主席而对亲属搞特殊照顾,我父亲一直是个农民,我们兄妹几个也都是普通劳动者。主席这种以公为大的情怀,体现了一代伟人的道德风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毛岸平是毛泽东堂弟毛泽连之子。据天下韶山网发布的简历:毛岸平1944年正月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他1951年至1961年先后就读于韶源小学、韶山学校,1961年11月开始在家务农。

图片 2

编辑:普法栏目 本文来源:美籍毛泽东专家施拉姆去世,江青对毛泽东去世

关键词: